<<返回上一页

86.4%受访者期待未来国家加大老人护理投入

发布时间:2019-03-27 11:14:01来源:未知点击:

      漫画:金艳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据全国老龄委公布的数据,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近两亿,约占总人口的14%但现有的养老服务、护理康复机构数量、养老保障等还远不能满足需求未来十年,我们如何养老国家在养老保障上应该有什么作为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476人参与),86.4%的人期待未来十年国家加大老人护理康复方面的投入受访者来自31个省(区、市),90后占14.4%,80后占48.7%,70后占25.6%民企员工占28.4%,国企员工占16.2%,事业单位员工占13.8%,外企员工占9.9%,农民工占5.2%,农民占4.9%,党政机关人员占3.9%   仅5.5%的人打算把父母送到养老机构养老     “养儿方知父母恩”湖北武汉某国企员工李苑,很想让父母和公婆舒服地安度晚年现实情况却是,她和爱人工作忙,双方父母只能轮流帮忙照看孩子今年春节期间,刚7个月大的孩子咳嗽老不好,李苑的母亲因为照顾孩子劳累,加上血脂高,心脏病复发住院了李苑既要去医院陪护母亲,又要抽空回家看孩子,着实感觉分身乏术   在北京从事零售工作的郭媛,也最怕父母生病,“他们一生病,我和老公两人就得忙到脚朝天排队挂号、检查取药等,太麻烦了”   郭媛的公婆住在河北衡水老家,他们曾想把老人接到北京可他们家在六楼,没电梯,老人上下楼不方便,“我们换房折腾不起,给他们租房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老人怕给我们添麻烦,都很少来京”     调查显示,当前年轻人的养老问题具体表现在:工作压力大,照顾父母力不从心(54.1%);承担多位老人的养老负担(53.4%);生活成本高,无力负担(52.7%);无法把父母接到身边照顾(39.7%);养老机构无法让人放心(36.4%);护理、康复医疗短缺(32.8%);无法满足父母情感需要(31.5%);父母老年生活过于单调(27.9%);养老机构不足(24.7%);医疗费用异地结算太麻烦(23.2%)等     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青年教师童潇指出,现在大部分青年是独生子女,很多和父母不在同一座城市,即使有能力把父母接到工作地,异地医保等手续也比较繁琐,要先在父母原居住地办理“居外就医”手续,然后到子女居住地盖章开证明,将来报销再回原居住地知识水平不高或行动不便的老人很难办好   当前青年打算如何为父母养老排名前三的是:让父母住在附近,就近照顾(45.0%);和父母住在一起,亲自照顾(44.8%);定期看望父母(27.3%)接下来还有:给父母赡养费(20.3%);把父母接到工作城市照顾(16.7%);为照顾父母回老家(10.3%)等仅5.5%的人选择把父母送到养老机构   “养老预期已经影响年轻人的职业选择”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同类型单位的人对养老的预期有很大不同在国企工作的李苑说:“四位老人都有退休工资,生小病不打紧,大病也有医保我相信到他们年纪更大时,社保机制会更完善,孩子也大了,我们年富力强,相信养老更不成问题”   郭媛则对养老问题比较担忧她说,私企很少会要上了年纪的员工,自己很可能不到退休年龄就得退休,同时负担四位老人会很困难她现在只想趁年轻多赚些钱,将来养老才不至于捉襟见肘   “养老预期已经影响年轻人的职业选择”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张翼说,进入不同类型的单位,不光现在待遇不同,退休后差距更大这使得青年在职业规划上产生逐利动机,并一味求稳,长此以往必将影响国家劳动力资源的配置张翼指出,目前改革到了攻坚阶段一般企业的员工是社会养老,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则依然是单位养老,未来十年国家应该下决心下力气解决这种差异,缩小不同单位、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养老差距   调查显示,52.4%的人期待缩小城乡养老待遇差距;43.3%的人希望破除退休养老双轨制   “养老问题是迫切需要解决的民生问题”童潇建议,各地政府要加大养老投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也应当投资护理康复等领域,缓解护工缺乏现状,减轻青年负担     调查显示,86.4%的人期待未来十年国家加大老人护理康复方面的投入   张翼提出两个建议,一是打通城市农村之间相对封闭的养老、医疗保险制度,提供可以全国结算的保险体系二是年轻人的父母要有均等的公共服务享受权利父母能进入城市生活,年轻人对城市的归属感和信任感增加,才能全心全意做好工作,为城市提供活力   调查显示,64.1%的人希望扩大养老保障覆盖范围;49.2%的人希望医疗费用可以异地结算;35.6%的人建议准许老人户口随子女迁移     50.9%的人认为我国未来以居家养老模式为主   一个呼叫器有红、黄、绿3个按钮,红色直通120,黄*色连接居家养老中心,绿色连接96345便民服务热线这是童潇在浙江杭州上城区调研时,看到的一种一键通呼叫器,安装在社区60岁以上老人家里老人一按键,相关部门就能在最短时间作出反应   “呼叫器只是一个终端,最重要的是整合政府资源,与老人的需求有效对接”浙江杭州上城区社区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马丽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上城区将近1/4人口是60岁以上的老人为了做好居家养老,社区建立了居家服务无忧在线平台从去年开始,整合卫生局、教育局等8个部门的资源,为全区老人提供生活照料、医疗保健、家政服务、精神慰藉、法律维权、紧急救助等个性化居家养老服务     据马丽华介绍,社区根据老人身体、经济状况、子女供养能力等,把老人分成六大类生活最困难的空巢、独居老人,每天能享受两个小时的免费服务最近3年,政府通过社区购买服务已投入近3000万元“目前我们考虑把这项服务由‘特惠型’向‘适度普惠型’转变,把政府资源转换为社区资源,对接不同的老人需求,解决年轻人的后顾之忧”     调查显示,43.5%的人希望在社区建立更多老年服务中心   我国未来会以哪种养老模式为主调查中,50.9%的人首选“居家养老”(老人自己在家生活或与子女住一起);27.7%的人选择“社区养老”(在社区建立日托机构或提供其他养老服务);21.4%的人选择“机构养老”(老人住养老院或其他专业护理机构)     “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加深,政府的任务将越来越重,要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解决养老难题”童潇建议,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可以向养老领域倾斜这些项目的具体执行,可以交给共青团、妇联等枢纽型人民团体组织承担,他们更了解民众的养老需求,也有更强的组织动员能力   童潇认为,城市志愿活动也可以向助老方面延伸,比如,大学的某个班级定点几位老人,毕业时“传递”给下一届同学,让青少年通过公益接力的方式来助老;在职青年间鼓励互助,设立助老志愿服务时间银行,做到“我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