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宣布“重返亚洲”

发布时间:2019-03-27 11:15:01来源:未知点击:

  “习近平不是一个会被民族主义绑架的领导人他经过多年的历练成长,经验丰富,很稳重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希望与美国建立起双赢的关系,而不是一场零和游戏”   这是曾以外交官身份在美英等国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阮宗泽(47岁)博士的话他现在担任中国外交部直属智囊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副所长11月8日,阮博士与前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78岁)率领的中国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代表团一起访问了中央日报社面对这位四十多岁的重量级学者,记者向他问起了中国外交大框架的问题以下是访谈要点总结    奥巴马与习近平时代会出现什么变化呢   “奥巴马当选没有出乎意料过去几年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中美关系发展平稳,胡锦涛和奥巴马在最近三年内会晤了12次,这是之前没有过的中美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联系更加密切,在(叙利亚问题等)国际地区问题上也有积极的交流今天2月份习近平国家副主席访美时还曾会见过奥巴马总统,习副主席对美国高层、社会和民间都有很深的了解在竞选当中,奥巴马比罗姆尼对中国的态度更稳重一些但也存在问题美国宣布‘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是比较大的问题究竟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亚洲的重要性在上升,特别是经济的重要性但美国此举的军事色彩很浓”    美国宣布要“重返亚洲”,中国则提出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这两个概念是否相互冲突   “中国不赞成G2的说法,也没有认可历史上看到的都是大国之间的竞争、零和游戏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内容是要超越这种零和游戏关系,不让中美陷入之前的战争、冲突我们向美方提出了这么一个构想中美关系既有很有矛盾、冲突,也有很多合作,合作和冲突是平行向前的,这就决定了中美关系十分复杂现在,美国选民谈论自己的问题,讨论经济、就业,这都和中国有关系最近,中国对美国重返亚洲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研究美国的军事色彩太浓,以后要淡化一点”   -中国增强军事力量的速度太快,周边国家都纷纷表示忧虑,对此您怎么看   “非常理解我2007年出过一本书《中国的崛起和东亚地区的转型》,其中很大分量讲到了这个问题中国应该更多地站在东亚国家的角度来看中国说自己是和平发展,但从军事层面上,站在别国的立场上来看,可能得出另外一种看法改革开放时,邓小平讲过‘我们要改革开放,要优先发展经济,以后再谈军事力量'现在一部分人认为,经济发展了,就应该加强军事力量造成周边国家对中国军事发展担忧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在军事上和其他国家的交流很少有时我也对政府或军方的这种做法持批评态度但中国还有一个现实问题,中国是大国中唯一一个还没有完成国家统一的国家对韩国加强军事力量,中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韩国和中国一样,还没有完成统一中国今后还会继续发展军事,但要加强和周边国家在军事方面的交流和沟通”   -看到中国激烈的反日游行,有不少人担心,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会不会走向过度民族主义的道路   “民族主义问题是东亚国家都存在的问题,因为东亚国家都处在一个转型期,也是民族主义释放的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了,力量变强了,就有人提出要‘有所作为’,这是一种骄傲但日本的民族主义也不弱原因是日本正在衰落,感觉到自己在东亚地位下降,因而激发了民族主义不管是骄傲还是衰落,都会促进民族主义的发展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事件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和日本的民族主义中国的立场是强硬的,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忍受了中国80%的人都不喜欢日本这同时也是对领导力的一个巨大挑战是完全被民族主义绑架、跟着它走,还是引导民族主义,让它往一个健康的方向发展习近平重视国内的问题,也希望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关系能够朝和平、合作的方向发展问题在于日本,日本缺乏领导力,没有领导,就很容易被改变比如钓鱼岛问题,一个东京都知事就能够完全绑架日本的政策、绑架了中日关系日本一年一个首相,非常不稳定,无法很好地控制、引导日本的民族主义相反,中国和韩国的领导人都有可预见性”   -您认为,习近平时代的韩中关系与韩朝关系将会有何种变化呢   “充满期待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韩半岛上南北两国同时出现领导人的更换,是一个历史性的时期朝鲜的新领导人很年轻,还接受过外国教育,韩半岛面临着难得的机遇,是可遇而不可得的韩国三个大选候选人有一个共同点,三人都强调,如果当选,要与朝鲜交流,这是一个非常可贵的信息如果不和北方交流,并影响不了北方第二,中国新的领导人希望周边国家之间关系能够稳定发展这也是一个机遇中韩二十年所取得的发展,是其他国家从未有过的而且两国关系还有很大的潜力我相信,如果再给中韩一个20年,还会给世界带去一个惊喜”   -您认为习近平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将会是哪里2008年他担任国家副主席之后,首个访问的国家是朝鲜   “很难讲中国国内问题很多,要先解决中国问题,要让老百姓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但外交也很重要,中国还应该花大力气搞好和周边国家之间的交流”    您认为朝核问题将会如何发展六方会谈有望重启吗   “主要取决于朝鲜和美国六方会谈会重新启动基于我对美国的认识,美国也正在考虑下一步应该怎样与朝鲜重启交流我预感,明年恢复交流是有可能的韩国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将是新政府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   阮宗泽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英语系与人民大学国际政治学院,并获得了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博士学位,在中国外交部直属的智囊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主要负责研究对美外交与大国关系,1996年~2000年曾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工作,2007年~2011年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