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3岁小难民之死会撬动欧洲难民政策吗

发布时间:2019-03-01 01:02:01来源:未知点击:

  据报道,由于西亚、北非等地区战乱国家大批难民试图偷渡入境欧洲,欧洲正遭遇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潮,其中今年已有2300多名移民在前往欧洲的途中丧命而日前,一张叙利亚3岁小难民艾兰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迅速传遍欧洲各国,成为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最揪心的画面”   幼童艾兰与家人逃往欧洲过程中,选择了最便捷的路径,却罹难于从土耳其到希腊不足21公里的海上一家四口,仅有父亲幸存而这,也是赴欧难民命运多舛的境遇投射   制造难民惨剧的,无疑是中东、北非变局拿男童母国叙利亚来说,这个国家自2011年开始动荡,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为武装冲突,关键时刻,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想尽各种办法支持反对派武装数年后,一个原本统一、独立的多民族、多教派国家,切切实实地变成了阿萨德政权、“伊斯兰国”、库尔德人等多方武装割据的状态中央政权失控、基本制度失灵、宗教宽容瓦解、社会仇恨积聚,受害最深重的,当然是普通百姓   就眼下看,叙利亚的困境比伊拉克还难解“伊斯兰国”肆虐叙伊两国,其暴行令人发指,伊拉克因该国还有个被美国扶持的中央政权,把“伊斯兰国”赶回老家的希望尚存,而在“伊斯兰国”的老家叙利亚,百姓已经绝望   本世纪初的两场局部战争,已经让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邻国成为难民庇护所,各国的难民承载力趋于饱和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让原本容留难民的许多国家成为新的难民滋生地叙利亚,便是其中的典型之一新老难民潮叠加,让难民接收国的圈子越来越大欧洲,成了最近的逃亡地据联合国难民署估计,目前大约有20.5万名难民滞留在希腊各个岛屿上,其中69%为叙利亚人   而眼下,受难民潮冲击的欧洲“前线”国家,日子也多过得不太顺遂而接收难民,还要面对排外者的宗教、文化压力这也是当欧盟提出以各成员国GDP、人口数量、失业率和各自已收到的避难申请数和安置地为参照分配难民接收数额时,遭到强烈抵制的原因而多方龃龉下,“难民配额制度”迟迟难成,欧洲地缘政治也会进一步沉坠   美国干预助推了这次难民潮,而灾难同心圆冲向了地缘上更接近的欧洲无论如何,如蚂蚁抱团过河般涌入的难民,已经开始了对欧洲国家心理和能力的拷问3岁小难民的死,激发了欧洲民众的怜爱之心、加强了国际社会的责任感,然而,距离道德同情换取等量的政治救赎,